【市场观点】中国明年财政还有空间吗?

2020-06-12 浏览量:927
【市场观点】中国明年财政还有空间吗?

我们对明年中国财政的缺口进行了简单的测算,重点放在公共财政收支和政府性基金收支的预测。我们的方法是找出与之相关性较强的因素,根据趋势对这两本账的收入和支出增速分别作出预估,从而大致测算出2020年的财政缺口。我们的初步结论是:明年财政可能面临较大的压力,财政资金缺口有可能会明显高于往年。

长期而言,财政应当按照收支相抵的原则进行运作,但当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候,政府对赤字的容忍度通常会有所增加。3%并非财政赤字率的硬约束,主要国家的财政赤字率经常阶段性高于3%。在上一次全球经济危机期间的2009年,美国和欧罗区的财政赤字率均到达了阶段性的高点,两者分别为9.78%和6.27%。中国长期以来的实际赤字率并不高,但自从2015年突破性地达到3.45%以后,该指标一直保持在3%以上。相比之下,美国财政收支增速之间的波动更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更加显着。

如果中国内地适当增加对债务和赤字的容忍度,预算内资金大致可以弥补明年的财政缺口。政府性基金「赤字」可用专项债弥补,2020年新增专项债额度可能会超3万亿元人民币。公共财政的实际赤字中,预算赤字率或有小幅提升,能够依靠发行国债弥补(或超3万亿元人民币);剩余缺口可望依靠财政结余结转和调入资金(或超2万亿元人民币),以及可能的税收改善和国企增加利润上缴(或可达到0.5万亿元人民币)来弥补。如果考虑更加广义的财政,还有政策性银行贷款、PPP、城投平台等。因此我们认为财政并不缺乏腾挪空间。

从长远视角来看,中国未来经济的引擎和财政收入来源应当是消费和製造业。过去中国经济以房地产为引擎,房价经历了飞速的上涨,导致市场风险快速累积,旧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基建也难以成为经济的引擎,2013年至2017年的基建增速极高,但这并未赋予经济增长更多的动能,经济反而处于不断下台阶的过程。相比之下,在中国经济当前的发展阶段,宽财政和基建支出的意义更在于托底经济,或者说更像是经济的打火装置。如何通过短期的刺激和长期的制度安排来带动製造业和消费复甦并回到正常的轨道,这或许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如果中国经济能够逐渐从旧的增长模式转向新经济、新动能,那幺长期经济增长和财政收支平衡的问题就有望迎刃而解。

 

中信証券经纪(香港)投资谘询服务部撰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