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寂静》:人类的所有问题,都源自人对寂静的抗拒

2020-06-10 浏览量:646

混乱是我们脑袋的基本状态。这跟我年少时的认知刚好相反。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了解这一点,原因在于我的一天经常处在「自动驾驶」的状态。睡觉、起床、滑手机、沖澡、吃早餐、出门上班。到了公司,我回信、开会、阅读、与人交谈。我和其他人对于一天该怎幺过的既定认知,左右我一天的生活,直到我再度躺下来睡觉为止。

每当我掉出常轨,静静独坐室内,无事可忙、眼神放空时,混乱就会浮现。人很难只是坐在那里,什幺都不做。任凭各种诱惑浮现脑海。自动驾驶时运作良好的脑袋也不再管用。无所事事并不简单,周围安安静静,没什幺事发生,而你独自一人。这种时候我常会选择去做其他事,而不是任由寂静将我填满。

渐渐地,我发现我的很多问题,其实都源自这样的挣扎。

我当然不是第一个这幺想的人。法国哲学家巴斯卡(Blaise Pascal)曾经针对无聊提出他的理论与见解。早在1600年代,他就如此主张:「人类的所有问题,都源自人无法独自一人安静地待在房间里。」换句话说,独自一人不说话,不做任何事,只是存在,伴随而来的侷促不安,并非1950年代的电视、90年代的网路,或更后来的智慧型手机出现之后才有的现象。这一直是个问题,而巴斯卡或许是史上写下这种感觉的第一人。

永远想找事做的冲动,例如看电视影集、玩手机、打电动,其实是人类与生俱来的需求,而不是原因。这种不安,打从出生就跟着我们,是人类的自然状态。巴斯卡说,当下令人痛苦。而我们的反应就是不断寻找新鲜的刺激,把注意力转到自身之外。

从上个世纪以来,让人分心的事物自然是大量增加,这个趋势显然还会持续下去。我们活在噪音年代里。寂静几乎绝迹。

苹果电脑的创办人贾伯斯不仅深知他推动的新科技所带来的好处,也很清楚其中隐藏的危险。贾伯斯会限制自己的小孩使用苹果产品。而我相信贾伯斯不只是目光远大的行销天才,更是负责任的父亲。

根据一份常被引用的研究,人类的专注力比金鱼还差。2000年时,人的专注力还有12秒,金鱼则是平均九秒;时至今日,人的专注力只剩下八秒。针对金鱼的研究应该很有限,因此对于研究数据不应照单全收。我之所以提起这份研究,主要是为了它提出的结论:随着每一秒过去,我们愈来愈难专注在一个主题上。

美国作家大卫.佛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跟我属于同一个世代。从他的评论中,可看见巴斯卡的影子:

但他的结论是:只要破浪而出,你会像在沙漠中行走多日之后喜获甘霖。

华莱士的方法是接受无聊,然后设法改变它。也就是说,儘管周围环境了无生气,逼人窒息,也要找出让自己运作良好的方法。换句话说:即使没有空气,也要想办法呼吸。

「无论是与生俱来或后天制约,重点在于找到枯燥、琐碎、无谓、重複、无意义的複杂的另一面。一言以蔽之:让自己不会无聊。」华莱士道。

我在不会无聊这个词停下来。

或许应该倒过来想:偶尔觉得有点无聊,或许也没什幺不好?不用急着把自己接上电源。停下来,想想自己到底在忙什幺。我想这也是华莱士想说的。上小学时,他曾经跟母亲提过他的雄心壮志:「我要创作一部伟大的戏剧,但要等到所有观众都无聊得离开了戏院、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这齣戏才开演。」

这种状况唯一需要的就是耐心,我喜欢。

相关书摘 ▶《聆听寂静》:永远在寻找最新奢侈品的人,永远得不到最奢侈的寂静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聆听寂静:什幺是寂静/何处可寻/寂静为何如此重要》,大块文化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厄凌・卡格(Erling Kagge)
译者:谢佩妏

人类史上第一位征服三极的探险家,
为什幺还要探向内心的另一个极地?
——关于「寂静」的33个提问

「隔绝世界并不是对周遭环境不管不顾,反而是更清楚地看见世界,坚持到最后,并且试着爱上自己的生活。」

在噪音时代里,把世界关在外面,向内觅得真正的慰藉

面对磨光我们的耐心、干扰宁静生活的种种噪音、干扰、简讯和通知,唯有一个解方:寂静。何谓寂静?寂静何处可寻?寂静如何打造?作者以这三个问题为起点,展开一场探险之旅,以自身经验为经纬(他曾经独自徒步远征南极,连无线电设备也没带,彻底与世隔绝50天),同时纳入诸多诗人、哲学家、艺术家、探险家,甚至创业家的独到观察。

在这本简洁扼要、处处惊喜的沉思录中,作者探讨了外在的寂静、内在的寂静,以及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打造的寂静。作者指出,寂静也可能藏身在意想不到之处——舞池上、莲蓬头下、音符之间的停顿、长了青苔的石头。迎向寂静,就打开了一扇通往惊奇和感激的门。打开这本书,就能感受到牵引着你的神祕力量。

《聆听寂静》:人类的所有问题,都源自人对寂静的抗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