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史观】日本第一战略家:织田信长

2020-06-12 浏览量:876

【孙正义史观】日本第一战略家:织田信长

在历史人物中,孙正义最尊敬的是织田信长。但是,他的观点会被历史考证家质疑,因为那毕竟是他个人的诠释。

──听说孙先生很喜欢研究历史上的伟人。您最喜欢研究哪一位呢?

「如果说是日本人的话,那就是信长了。我觉得他有大局的观念,并且非常擅长运用战略。他的行动都有战略意义,我说的不是『战术』。他区隔了士兵与农民,让人们接受需要使用枪支武器的社会。每次喝酒后,信长总会跳一曲『敦盛』,舞曲提及:「如果人生是五十年,与天地长久相比较,真是如梦又似幻。」当时人们的平均寿命是五十岁。假如能活五十年,信长说道『我要布武天下,用武力一统天下,改变日本的现状』。如果这样反推算的话『啊,只剩十年了啊!』思及此,信长说道:『必须要拿下京都。我已没有时间去顾忌其他人了。赶快结盟出发吧。』他就是如此地倒推着规划自己的人生,也重新思考日本宏观的结构和最根本的部分。

当时,日本国内的货币和汇率十分混乱。恶性货币和良性货币并存,即使同为五钱,价值也完全不同。由于是混合合金製成,材料也均匀不称,其中所包含的金银含量也有所不同。虽然同为五钱,不知名的製造商,尾张的五钱以及甲斐的五钱,价值也完全不同。当时,货币商人们的工作就是换算这些货币的价值,他们就像银行的工作人员一样,进行着兑换生意。之后信长统一了汇率,统一了货币的价值。同时取消了神社寺庙随意收取税金的行为,建立了一体化体制。为此,他烧了比叡山,但是这并不是因为他憎恨宗教或者和尚,而是为了截断寺庙收取税金所致。」

信长的思想影响孙正义很深。在十九岁的时候,他製作了「人生五十年计画」。纵观至今为止的职业生涯,孙正义时刻牢记着这个计画。他的经营之战与信长的战斗也有雷同之处。

──战国时期给人的印象是不停的争斗。信长的战役成了孙正义的参照目标。「我研究信长的战斗后发现,信长的兵力总是比对手要少。而除了桶狭间战役以外,都不是由他挑起的。那一场两千人对两万五千人的『桶狭间战役』,实在让人印象深刻。虽然有时会让人觉得这种行为有些勉强,但是我认为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他是不会发动攻击的。」

──那对孙先生来说,您的「桶狭间战役」是什幺呢?

「就是Yahoo! BB的战斗。因为我们的对手NTT掌控着市场。当时,我们每年都有一千亿日元的赤字,与这幺强势的公司对抗,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所有的一切,我们都是第一次接触。我想,再也没有比这次更痛苦的战斗了。收购沃达丰时,因为有一些準备,所以不至于手足无措。不过,这些也只是大型战略中的一个小战斗而已。」孙正义对战斗的看法非常客观。上网服务Yahoo! BB为了获取用户,一直处于巨大的赤字之中。二○○四年三月决算,赤字达到一千七十亿日元。连续三年的赤字,这是软银自上市以来,遭受过的最大损失。再加上当时还发生了洩露使用者资讯事件,对软银来说是一次严峻的挑战,对孙正义来说,当然也是一个很大的赌局。相较之下,收购英国沃达丰日本法人后,软银由亏转盈的进程要快得多。这是因为在Yahoo! BB推行过程中所积累的商业经验,发挥了重要作用。

千利休是弹药商人?

茶道大师千利休并不仅是茶道宗师,传说他有许多不同的职业。在孙正义看来,他是一个「火药进口商」。

──信长是第一个关注枪支的人,这一点很引人注目呢!

「同样是枪,硬体部分我们能够不断地製造出来,但是它的核心──火药,也就是软体部分,却怎幺也製造不出来。中国是火药的原产地,把火药从中国引进日本的,是大阪堺市的茶商。利休和信长并不是茶道上,师傅与弟子的关係,利休其实是个火药进口商人喔。你不知道吧?」

──是的,我以为利休是茶道的师傅呢!

「这是外行人的想法。信长可不把茶叶当回事。当时与茶道相关的几个人中,都拥有毛利元就或武田信玄这种常客。在当时堺市的茶屋里,这些武士被人称为『出人头地组』和『暴发户组』,但是,只有利休在那个时候仍然没有大客户。利休在堺市的茶屋中算是一个新人,他虽然没有大客户,但是行事机敏,动作俐落。信长因为不断地战斗,所以需要持续的货源,他判断必须不断地买进弹药才行。但是,他一直苦于现金不足。『利休!』(信长叫道)。『你快去进货。你引进的弹药只能给我一个人喔!』『知道了。我会安排,钱呢?』『钱?等我打了胜仗再说。快点把东西送给我。』之后,信长的战斗就十分顺利了。每次胜利后,他就会去付款。即使如此,战斗仍在持续中,而且日后的规模也不断地扩张,所以现金是非常重要的。」

──和孙先生的经营很相似呢!

「之后,利休说『信长大人,明白了。我会比平常多进三倍的货给您。』没多久,信长又要利休进货,利休回道『好的。信长大人,接下来,您要去攻打哪里?要把东西送到哪里去?』『你要听吗?我不太说和作战相关的事。好吧,那告诉你吧,下一个目标是毛利。』为了防止类似这种极度机密的秘密外泄,谈话必须在一对一的房间里。比如说,董事办公室里下属太多,秘书有时候也会进来送茶,根本就谈不了话。

当时,商人要想看着大人的脸与他交谈,是不可能的事。但是,信长说道『这有什幺关係?重要的是打胜仗。为了获胜,这些身份、商业习俗,都不算什幺。』『利休,你进的火药只能给我,之后我会付钱的。』但是,利休毕竟是一个商人,他自然会想『真的会付钱吗?我真的要冒险进货吗?』这种事,必须要看对方是否真心才能做决定。」

──如果被骗了,就不能继续从商了。

「是的。所以他们在谈话的时候,必须双目相对。茶室是一个可以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的地方。在这里,秘书不能进来,属下也不能进来,全都由提供并且调配火药的商人利休亲自完成。他在茶具里放进茶叶,加入开水,边说『请您』,边递上茶碗。茶室是密谈的场所。所以,茶并不是一种类似嗜好的东西,是用来交流武器,调配弹药的密室。

为何丰臣秀吉和柴田胜家畏惧,或者说是敬重利休,因为他能与信长大人面对面且一对一的交流。而且,他是第一个得知下一步战略的人。信长不是经常说『你快去给我进货』吗!所以,利休总是最先知道消息。于是,其他家臣都会跑去问他『信长大人接下来要怎幺做?告诉我吧。』『不行啊。不能告诉你。会被信长大人责备的。』『我知道。这样吧,咱们喝杯茶吧』」

──所以,利休就收家臣为弟子了吗?

「是的。然后,利休继续说道『喝茶是可以的』,沏好茶后『秀吉大人,我是不会说的。』『好好,会去西边吧?太阳有时会从西边升起呢!』『不,太阳不会打从西边升起的。』就在你来我往猜谜语般问答的过程,秀吉有所领悟了。『原来如此,下次是攻打关东啊?这样一来,一定是关东啊,那我必须开始準备了。』为了获取情报,秀吉经常去找利休。『利休大师、利休大师』『不行不行,秀吉大人』利休在获取情报方面占了上风,这是因为他常与信长交谈的缘故。」

──手中有无情报,是转变地位的重要因素吧?软银的确拥有强大的力量。

「日本在製造枪支方面,一直走在世界的前列。在关原之战时,日本的产量达到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多亏信长让日本在当时就成了世界最大的工业国家。虽然日本可以轻鬆製作枪支的外壳,但是却怎幺也製造不出火药,而且没有任何的产出。

当时,掌握火药垄断权的是堺市的茶室。其实在购买火药的同时,顺便会进一些茶叶。

当时的茶是综合维生素。那时虽然在饭团里加了梅乾,但是面对连续几日的战斗,士兵的蔬菜摄取量总是不足,能吃的蔬菜一直不够。由于缺乏维生素,大家都得了脚气病,双腿无力,哪能战斗?而预防脚气病最好的综合维生素就是茶叶,还有抹茶。」

──全部製成粉末喝吗?

「抹茶是最好的综合维生素。所以,利休不仅是调配火药和枪支的武器商人,他还掌握了维生素的供给来源。一般的茶叶体积太大。但是,製成抹茶粉后,只要少量的粉末,就能供给大量的维生素了。所以,一公克抹茶,在当时比一公克黄金还要贵。如果你以为利休只是一般製作茶叶的老师,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战斗胜利后,信长还会把茶具当做战利品送他,这不仅因为茶具价值不菲,事实上,茶具的价值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一个类似盖过的印、备忘录之类的东西。在茶室里,这些人一对一,讨论弹药的调配问题,如果把讨论的结果特意写成文书,又显得见外了。于是,把当天喝过的茶碗当做像备忘录的证据,让喝了茶的人带回去。

信长对秀吉说道:『我跟你约定,只要你攻下毛利,我就把那个城分给你。』『哇,真的吗?太好了!』『不过,你别高兴得太早,傻子!真是个容易得意忘形的家伙。要攻下来才会给你,所以好好加油吧!』『哈哈哈,我知道了!』『好,那我就把我喝过的这个茶碗,送给你当做约定。』这就是秀吉从信长处得到茶碗的价值,也是信长从利休那里获得茶碗的价值。」

──我从来没有听过这种解释呢。

「总之,历史小说家都是文科出身。因为他们是文学家,不懂战略,也不明白战斗的价值。从信长的视野来看事情,你就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视野。」

摘自《孙正义的焦燥》

【孙正义史观】日本第一战略家:织田信长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Yuya Tamai,CC Licensed.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