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场沧桑(一)‧妈咪擅掌控红牌小姐‧猜客人心思打圆场

2020-07-18 浏览量:533
欢场沧桑(一)‧妈咪擅掌控红牌小姐‧猜客人心思打圆场谈到风月场所中的“妈咪”,从电视或电影中常可见识得到,这号人物殊不简单,她们的选择与眼力往往能决定一家夜店的成败。场子里她们最有地位,不但老闆要给三分面子,小姐们对她们更是得言听计从。她们的外貌或未必敌得过年轻少女,但凭着经验和阅历,对付男人,却绝对有办法。要让一个风月场所繁荣兴旺、客似云来,甚幺最重要?除了排场,当然是好服务。聚集年轻貌美的小姐们固然重要,但,行有行规,其实如果拥有几个八面玲珑的好妈咪,生意很容易即水到渠成。妈咪,又称妈妈桑,也叫公关经理,妈咪不必时时陪客人,她们的工作就是带客,让客户在场子里找喜欢的小姐相陪。而她们的擅长就是捕捉客人微妙的心思、对準他们的口味找对小姐,她们的眼力和选择往往就能决定业绩是否能长红。所以说,妈咪可是场子里最有资格的领头人。做妈咪要有固定人客多数妈咪都是从小姐堆中脱颖而出,就像今日受访的小露,现年36岁的她也曾是陪酒小姐出身,现在则是个带小姐的妈咪。有外貌有能力有经验又有固定人客,历尽沧桑,才能胜任这重任。“当年,是为了生活而当了小姐,后来,又为了3岁女儿而选择当妈咪。当妈咪收入虽不比小姐好,领的也只是底薪和小费,压力大也得消耗更多的体力,但起码让我感觉较能得到客人的尊重。”小露在这领域已5年,妈咪则当了两年。未步入这行前,小露曾在服装店待过、做过销售员,最终也是为了有更好的生活条件,而走上这条风尘路。“我的性格比较直接,不太会哄人,当小姐的那段日子,老实说,并不太适合我。但当妈咪却还是挺吃得开的,虽然直率的我,很容易不小心就烧到他人,但有很多客人就喜欢我这种直接明朗的妈咪,认为我真实、容易沟通。”她说,自己是个有原则的人,做人做事她向来都觉得对得起自己良心就好。虽然妈咪这行竞争非常大,品流也很複杂,但她向来是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心态而立足其间。时时刻刻需防着人“在这种环境工作,其实真的很累人,你永远都不知道哪个人会出卖你,时时刻刻都得防着,很辛苦。只有够强势够圆滑够有能耐,才能逆境求存。”小露是因为先生烂赌,在迫不得已之下,为了幼小的女儿而再度下海,但却是从小姐转去做妈咪。“如果有能力,有谁会想做这行?天天得强颜欢笑,每天时刻都拉紧着神经线要同时安抚小姐与客人,终日得陪客人灌酒,每晚回家都醉得一塌糊涂,想多看孩子一眼都不行。”她说,她在怀孕的时候才发现先生染上赌瘾,而自己的肚皮却是一天天大起来,自己可以不吃,但肚里的孩子总要吃,没法之下,在诞下女儿之后,只能重返风月场所,靠自己的能力来养育孩子。到风月场所讨生活这事她隐瞒了她的家人,她说,不想让两老担心,不过,她与先生分居这事却有对家人坦白说出。她很感触地道:“还好我是个很独立很坚强的女人,我可以为一部戏流泪,却从未为生活的无奈和残酷而掉过一滴泪。”身为一名单亲妈妈,她对年仅3岁女儿感到自豪却愧疚。自豪,是因为她可以为了女儿出卖自己的灵魂;愧疚,是因为不想女儿在一天天长大后,知道最爱的妈妈是个终日与酒为伴的风尘女子。“所以,我已对自己许下誓言,只是几年,再多几年,在女儿懂事前,我一定要很努力地挣得足够的钱,然后洗手不干。我其实也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只想当一个平凡的母亲。”自卫招数不能少一般上,在小姐受难时,妈咪就会要小姐们很技巧地向客人耍耍太极,就是你来,我笑着推就是,这是儘量在不得罪客人情况下自卫的招数。“客人太过份时,我们自然会站在小姐那边,毕竟,我们这里只是娱乐场所,小姐们只是陪陪酒,客人必须要认清这一点。”面对下迷药的客人,小露说,她们会使眼色让小姐悄悄换过新杯,这些,她们都会很有技巧地处理。至于甚幺类型的小姐最受客人欢迎,小露说,这可说不定,也很难说,她们就常遇过大跌眼镜的情况。“常也会出现客人一点中意的小姐时,我们都会哗,他怎幺会点这一位?真是甚幺样的人都有,有些喜欢身材好的、甜美的、活泼的、个子要高的、能疯的,但也有人喜欢斯文文静的,内向害羞的。所以,我们的小姐一定要应有尽有,也得不时招收新血,生意才能大收旺场。”衣着打扮要跟潮流当妈咪的除了要招待客人、适时打圆场,很多时候,她们也得很留意小姐每日的穿着打扮。“做这一行,打扮一定要入时,也得穿出适合自己的风格来,毕竟他们是公司的活招牌,当妈咪也得费心她们的仪态和衣装。”当妈咪的在这个场中就是小姐们的母亲、领班和最亲的人,把她们送到客人面前时,最常挂在她们口中的是:“这是新人,你可不要欺负她哦!”“她比较害羞,你要好好照顾她哦!”这些,都是妈咪们护女心切。当她们受委屈时,妈咪也得苦口婆心地劝说:“做我们这行就是这样,不太过份的话,看在钱份上,能忍就忍过去。”想出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法,这是妈咪必备的能力。智力眼力都要好当妈咪,她说,时时刻刻都得与自己的智力、体力斗争。“我们平均一天要跑7间房,7间房都得跑五六回来埋单,所以,我每天都只穿平底鞋。记得刚工作几个月时,我的双脚都被磨得起了泡泡还红肿起来,我们的工作蛮吃力的。”除了体力,她说,当妈咪最关键的是智力和眼力。“我们当妈咪的想法是,客人来这里是寻开心的,他不在乎的是钱,最在乎的是心情要靓,这是他们来这里的最终目的。而我们扮演的,就是要落足眼力和智力来投其所好,给他们安排最满意的小姐,在他们尚未说出口前,就掌握住他们的心思,这就是妈咪最艰难的任务。”遇到变态客人最头痛做妈咪这行,小露说,不能挑客人,只能被客人挑。客人点中小姐后就可以坐台,陪客人唱唱歌、喝喝酒、猜猜拳。来到这种场合寻欢,一般上,男人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小姐们最常面对的问题,自是被客人乱摸或羞辱。这时,也是妈咪最头痛的时候,除了要保护小姐们,安抚她们的情绪,压得住场面,客人那,更得以最婉转的方式提出警告。“这世上真的是甚幺人都有,房门一关,几杯下肚,无奇不有,多变态多过份的客人我们当然都见过。”她说,变态的客人她就遇过,比如不断地舔小姐的大腿、脚板等,让小姐们哭笑不得。又比如,把小姐叫了进来,却不让她说话,只要她静静坐着,让小姐们无所适从。“当然还有更过份的,比如在小姐酒杯中下迷药,在她们神志不清后为所欲为。无奈的是,很多时候,我们都看在眼里,心知肚明,但却不能当场揭穿或打骂他们。只能很技巧地叫小姐们暗地自保,默默忍受,而妈咪则从旁协助,混过去就算了。”后记要女儿抬起头来做人第一眼看到小露,就觉得这女子何以如此阳光?和风尘女子沾不上边,更何况,她还是最八面玲珑的妈咪。她一开口,我更是糊涂了,这女子好直爽,真情流露,毫不造作,我喜欢她。她说弃当小姐而当了妈咪,就因不爱哄人,性格直来直往,做妈咪会好一些。说到这,我开始欣赏她。她说,自己是个坚强的女人,可以为一部戏流泪,却不曾为生活掉一滴泪,我信了。这女人的确有着一身侠骨,不经意间流露的倔强。最后一段话,是真正打动我心坎的。她是这幺说的,女儿会一天天的长大,所以她要更加把劲,女儿一懂事,她就洗手不干了。“我要我女儿抬起头来做人。”真心祝福小露,也会深信着她。强颜欢笑、虚情假意,的确一点都不适合她。你知道吗?“妈妈桑”的来源:“桑”其实是日本人的一种习惯称谓,比如有“欧巴桑”、“欧吉桑”(音译)分别是对爸爸妈妈的称呼,有老爸老妈的意思。“桑”是日文中的词语后缀,日据时代台湾曾受到日本多年的文化殖民,所以至今台湾当地还有日本文化的残留,加上近几年韩日潮流的推波助澜,台湾就有一部份人就用妈妈桑来称呼自己妈妈。后来在一些酒吧或夜总会中,妈妈桑也被用来称呼带小姐的妈咪。在古代,妈妈桑也就是带着妓女的鸨母。而在大马,带着小姐的妈妈桑一般上被称为妈咪。/副刊‧报导:林春莲‧2012.03.0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