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Tech金融科技:走出硬体思维,台湾必须卡位的新产业

2020-08-14 浏览量:713

近年来国际上吹起了一个新的关键字:FinTech。FinTech是Financial Technology的缩写。翻成中文则是金融科技。原本风牛马不相及的两项产业,在资讯爆炸的时代,合为一体产生了自网路平民化以来最重要的国际趋势之一。

FinTech的产业裏充满着许多Startups。这些Startups的创新冲击了较不依赖科技的传统金融体系。除了早已从Startups队伍里毕业的PayPal之外,FinTech的代表有行动刷卡机的Square,以及发展数位货币的公司如美国的Coinbase及我们MaiCoin。

但是真正令大家跌破眼镜是非洲的肯亚凌驾于美国、日本、及西欧等先进国家之上,成为落实FinTech的模範国家。

肯亚的M-Pesa是一种比WeChat早出现,在2007年就已问世的行动支付服务。提供M-Pesa服务的不是银行而是电信业者。用户透过行动装置搭配电信业者,在肯亚各地的门市都可进行提款、存款、汇钱、支付帐单、购买通话时间、甚至可与传统银行相连申请贷款及有利息的金融商品。

FinTech金融科技:走出硬体思维,台湾必须卡位的新产业

在总人口4500万人的肯亚,M-Pesa约有2000万名用户。高渗透率让肯亚的银行业者曾一度联合要求肯亚财政主管单位对M-Pesa稽核来减缓其侵略性的成长,但发现M-Pesa无懈可击的服务比银行业者想像来得稳健、快速、低成本。以往无法在银行开户的肯亚人民,因为M-Pesa的关係而享有金融电子化带来的便利性。去年的M-Pesa在肯亚的交易总金额,更达到该国GDP的一半。

肯亚的M-Pesa成功让以往高成本的金融服务更平民化,这也呼应了FinTech的终极目标即是运用软体科技来提供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推广庶民经济。庶民经济能有效地缩短悬殊的贫富差距,提升人民的幸福感。以人均年国民生产总值近六万美元的丹麦来说。M型社会并不存在,因为百分之八十的丹麦人,从技术人员到白领阶级,组成了丹麦社会庞大的中产阶级,对社会产生安定的效用,也是增加人民幸福感的因素。

台湾是个出口导向的国家,近几年也跟着日本M型化。虽然政府一向都支持出口产业,但这些科技业以配合国际品牌赚取供应链的中间财居多,真正涉及自有品牌经营的高附加价值的企业非常少。

也由于这些产业研发的项目主要目的在于满足国际品牌在供应链上的需求,在面对中国与印度等主打价格战的国家急起直追的时候,台湾的供应链中间财逐渐萎缩。

另一方面,其他内需导向的产业(例如医疗,教育),虽然目标为解决民众日常生活上的需求,但大多因为是国营事业或政府规範保护的準产业,较缺少竞争力而影响创新动力,也因此在发展庶民经济上受到侷限。

庶民经济的成功与否在于有效解决国内大众的需求,增加生活的便利性以及生产力。透过发展FinTech来增加内需经济的便利性,是台湾可以像肯亚、新加坡、以及英国取经借镜的领域。

Singapore/UK

继英国财政部拨款1000万英镑发展以数位货币为首的金融科技后,新加坡央行也拨款2.25亿美金作为发展金融科技的研发预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的常务董事Ravi Menon表示,经费将用于开发一套以区块链Blockchain为基础的金融交易记录系统,用于吸引其他FinTech的Startups来新加坡设据点提供就业机会。

Menon认为,比特币背后的区块链Blockchain机制下所产生的交易记录系统,因透明化以及去中心化将会提供可靠、低成本、高效率的运作模式。

与英国一样,新加坡看好数位货币为首的FinTech产业的未来,并期许自己能成为该产业的世界枢纽。结论上来说,新加坡的大方向在于推广金融产业创新。以往金融产业的创新并不全是透过高科技来完成。如何运用高科技来设计出更具效率的流程以及新的商业模式来增加营收成长,增加就业机会与丰富就业内容,并提供金融用户更好的服务,这正是FinTech产业与政府必须密切合作的领域。

Greece

人民需要的是更多的金融服务,而不是更多的银行。如果我们可以从历史学到教训,那就是近二十年来银行已导致了许多问题,加深贫富悬殊。身为欧猪五国里的成员,希腊的债务问题其实可以追溯到2001年。当年华尔街的高盛集团为了让希腊能成功进入欧元区,利用换汇方式来遮盖住希腊的烂债。但毕竟纸包不住火。多年以后,希腊庞大的债务依然导致了今天的欧元危机。

希腊政府不但禁止资金外流,也规定每人每日只能提领60欧元的上限。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想像许多人可能连三餐温饱都有问题。也由于现金的不足,各地出现了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但是很快地新的解决方案开始浮现。当货币贬值时,黄金等保值贵金属的需求会增加。限量发行的比特币也因希腊脱欧的风险而上涨。但比特币不仅是因为稀有性的保值而需求增加,还有其他两个原因。

在资本管制措施下,许多希腊人使用比特币将资产往海外移转。有些人将手中的欧元转成比特币,再像电子邮件一样方便地将比特币发送到伦敦的比特币交易所将其转成英镑,然后用英镑购买伦敦最保值的投资物件房地产,以维持购买力。

FinTech金融科技:走出硬体思维,台湾必须卡位的新产业

另外,当以物易物的行为开始出现时,希腊人民除了自己养鸡种菜自给自足,避免有钱也买不到基本物资的冲击外,也开始使用比特币等电子化支付工具,来解决现金短缺的问题。这也是为什幺希腊的比特币交易所BTCGreece 5-6月的交易量成长了400%。其他欧元国如德国以及荷兰的热钱,也在国际金融市场因希腊债务问题看坏欧元的前提下,纷纷转抱比特币以及黄金。市场在6月底到7月初两週内,看到比特币价格从230美元涨到310美元。

NASDAQ

虽然说比特币在许多地方与传统金融业重叠,但从近期的产业发展来看,金融业对比特币的看法是越来越正面。NASDAQ将利用比特币的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来打造更安全及有效率的股票交易系统,改变股票转移以及买卖的方式,宣布将记录处理IPO前私人股票交易市场的私募股权投资。

由于公开上市前的市场交易对象多限于员工以及早期投资者,在交易量小的市场里交易过程较为封闭。使用比特币区块链Blockchain的技术可以让交易更加地透明化。高效率的电子化方式来释出、转移、以及管理私有公司的股权,将有助于减少弊病问题的发生。这也是近期金融业对数位货币为首的FinTech表示肯定的一大案例。

Visa

我们每一天都会碰到的经济活动就是大大小小的消费行为。电子化支付的不找零,替现代人节省了时间,减少了病菌传染的媒介,也因为交易记录电子化而产生了巨量资料商机。但是台湾现阶段主要的电子化支付仅有信用卡跟悠游卡,而商家接受这些支付方式都需要承担手续费以及其他的成本。不过在FinTech的领域里,低成本电子化支付的需求,都可以透过去中心化的数位货币来解决。

根据CoinDesk报导,比特币公司Xapo在5月26日表示,信用卡品牌公司VISA的创办人Dee Hock,美国花旗银行前总裁与前执行长John Reed,以及柯林顿时期的前美国财政部长Lawrence H. Summers,都加入了该公司的顾问委员会(Board of Advisors)。新加入的委员会成员有资深的财经背景,并称讚数位货币的潜力。

Dee Hock说:「比特币代表的不仅是未来的支付方式,也是未来的统辖与治理方式。我们虽生活在21世纪,但在许多事情上仍必须像活在16世纪时一样,听命于中央机构所下的命令并接受其控制。利用一个对等网路组织(P2P),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来解决中央机构所不能解决的问题,比特币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对提升金融交易的效率与透明度来说,比特币带来了难以置信的好机会。」

同为电子化支付,Visa跟比特币产业有竞争之处。由于FinTech目的是改善现有金融架构以及流程,许多人难免认为FinTech会对传统金融业产生威胁。但是绝大部分的FinTech是与现有银行业者相辅相成。

FinTech帮助传统金融体系提升效率,而金融体系既有的用户量以及基础设施,则可以协助推广FinTech到普罗大众。很明显地Visa创办人已看到比特币在电子金流上的潜在影响力。他与其他金融财政的重量级人物的加入无疑对金融数位化来说是注了一记信心。

相关文章:

IBM打造的物联网实例:一台会买洗衣粉的洗衣机

延伸阅读:

Xapo Adds Former Visa and Citibank Execs to Board of Advisors 股市的数位革命,Nasdaq 将採比特币技术 从创新论「庶民经济」 “A Smart Financial Centre" – Keynote Address by Mr Ravi Menon, Managing Director, 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at Global Technology Law Conference 2015 on 29 Jun 2015 Singapore Central Bank Funds Blockchain Recordkeeping Project How Future Bitcoin Can Prevent a Future Greece 做假帐让客户加入欧元区 希腊政府拟告高盛求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