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身而出!台湾胶彩画之父:林之助

2020-07-11 浏览量:213

「每一画作,应该没有高低、优劣之分。因为每一幅画都代表着作者自己的面目。」

──林之助

「胶彩画」是台湾最美的技艺,人称「台展三少年」的,都娴熟于深具岛屿风情的特出胶彩技法;然而「胶彩画」却曾遭到政府刻意打压,一度失传,幸好有画家林之助挺身而出挽救,才得以保留传承这深具台湾特色的画法!

林之助(1917-2008)是台中大雅人,出生在日本时代的书香世家。他的父母一心希望他能够学医,但是他从小就喜欢涂鸦,最后也照他的志向走上绘画之路。

林之助的一生,都不离开最爱的美术。 

12岁那年他从大雅公学校转学到日本东京。17岁考进东京帝国美术学校(今日「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日本画科。学校以培养富有创造力的画家为目的,他也认真学画,奠定严谨扎实的创作基础。

他很有绘画天分,作品《深秋》画出参差疏密的叶子荣枯,让人感受到清秋的时节气氛,你能想像吗?林之助完成这幅画时,年仅20岁。 

挺身而出!台湾胶彩画之父:林之助

 日本帝展一鸣惊人

24岁那年,初生之犊的林之助,一鸣惊人!

以《朝凉》一画入选台日美术最高殿堂「日本帝展」。《朝凉》的主角是当时林之助的未婚妻王彩珠小姐,在朝雾迷濛的清凉早晨出游,而公羊则是林之助本人的化身,表现出两人分隔台日两地的相思之情。

林之助毕业之后,继续到「儿玉希望画塾」深造。尔后,在「日本画院展」、「新文展」和「新兴美术院展」等美术展览接连获奖。

挺身而出!台湾胶彩画之父:林之助

然而,日本情势紧张,眼看战局一触即发,林之助的母亲催促他赶快回到台湾,他只好向画塾老师告假,表示待回台得到父母谅解,会再回来向老师学习。

回台湾后,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战事连年,在母亲坚决反对之下,林之助没再返日,留在台中大雅老家作画。

他以家人为题材,表现人世间亲情的作品《母子》、《好日》连续获得「府展(台湾总督府美术展览会)」特选第一名,奠定他在台湾画坛的地位。而后获聘在台中师範学校(今台中教育大学)任教,并且创立了美术科。挺身而出!台湾胶彩画之父:林之助

正统国画论之争

台湾「光复」之后,他的画风也有巧妙转变,过去常画人像画的他,改画台湾社会风土。林之助用画笔,彩绘台湾,他说:「这会令我涌起一股乡愁。」

而国民政府来台之后,也掀起「正统国画论」之争。

林之助一直都是美展国画部评审委员,但是当局却对东洋画也叫做国画很有意见,认为这是日本的东西,怎幺可以叫做国画,国画就该用水墨画中国的山水。

争论不休之下,后来遂将画风细緻典雅的东洋画分到「国画第二部」;「国画第一部」则是中国直式卷轴水墨画。东洋画在当局刻意打压「政治不正确」之下,当时被认定地位低下,以致学画的人愈来愈少,省籍冲突的矛盾和裂痕也就此衍生,台湾画坛因此元气大伤。

从小就学东洋画,一生都画东洋画的林之助,首当其冲。他万万没想到,连画图都会捲入纷争。

1972年,全国美展更直接无预警地宣布取消「国画第二部」,擅长东洋画的评审委员包括、和等人全部都被解聘,眼见东洋画就要消失在台湾。

「每一画作,应该没有高低、优劣之分」,林之助不甘东洋画就此没落,他挺身而出,提出改名建议。参考水彩画、油画的命名方式,他想到,可以用绘画的素材来命名。由于东洋画以动物和植物的胶质做为素材媒介,混合矿物粉末与水调和作画,林之助建议更名为「胶彩画」,以避开当局的政治意识。

经过林之助的努力,1979年「国画第二部」终于恢复,3年后直接依照林之助的建议更名为「胶彩画部」,在他的苦心奔走之下,「胶彩画」得以在台湾继续流传。

挺身而出!台湾胶彩画之父:林之助

推动胶彩画正名

过去胶彩画多为私塾之学,刻意被打压之下,林之助无法在课堂公开教授胶彩画。他因此特别利用课余时间,要学生到他用竹篱笆围起的画室,亲自教导学生胶彩画的技法。

林之助用心推广,希望有更多年轻人能够学习典雅的胶彩画。

他的努力终于被看见,后来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蒋勋邀请林之助到东海开设台湾第一门「胶彩画课程」,胶彩画正式从私学进入学院,正名胶彩画的林之助,被誉为是「台湾胶彩画之父」。

挺身而出!台湾胶彩画之父:林之助

「明天有明天的风吹」,这是林之助一生的座右铭。

我们的命运,就像风一样说变就变,明天吹到哪不知道,也不用强求,明天自然吹明天的风,说不定,就吹出了另一种方向。

林之助一生都在画图,与画笔纸墨为伍,他的花鸟画尤其出色,他曾说:「当我们悲伤时,花鸟带给我们安慰,并且鼓励我们;当我们欢乐时,花鸟看起来就像与我们同乐一般。」

画如人生,人生如画,他一路从十来岁,画到九十多岁高龄还在画,直到2008年辞世。

挺身而出!台湾胶彩画之父:林之助 

艺术美化大众生活

今年恰是画家林之助100岁纪念,林之助的一生,遭逢烽火战事、省籍冲突以及政治纷争,却始终坚持着艺术文化超越国界、种族、省籍和阶级的藩篱。

他希望「艺术生活化,美术大众化」,世间能够因为多了「美」的要素,而变得更加美好。林之助生前曾说:「想想每个人见面时都会快乐地打招呼,这是个多幺和谐的场景!」

用心美化我们的社会,用画美化我们的心灵,这就是林之助用生命教我们的艺术!​

相关文章